设为首页   文化中国网欢迎您~!

走进创始人丨编剧经纪行业观察与思考

人物介绍Characters intro



王鹤鸣,剧本超市创始人、CEO,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知识产权服务专委会委员,第五届中传“扬帆杯”全国大学生原创剧本大赛组委会执行秘书长。2015年12月,王鹤鸣创办了北京尚世星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打造了国内专业的影视项目交易平台——剧本超市,解决影视行业信息不对称,嫁接海量影视项目资源。


通过剧本超市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产业模式,王鹤鸣倡导影视行业从委托创作向著作权转让方向迈进。力争实现“去渠道化”运营,减少作品的“沉默时间”,降低影视公司种子期的投资风险,盘活行业内优质的剧本版权项目,撬动中国每年400亿影视项目闲置资产。


编剧技能分析


编剧的性格往往不太愿意谈判、谈价格,这时候经纪人的职责就很重要。经纪人不仅仅是作为撮合,更是双方的粘合剂。很多时候甲乙双方谈不拢,比如资方觉得有风险,编剧认定不给钱就不干活儿。


王鹤鸣与编剧刘毅合影


根据实际案例来看,资方经常会通过分约、分期等等方式压价,来保证投资的安全;编剧就会认为这就是埋坑,往往并不接受。这里面的问题太多了,罗列出来常规性的问题就有四五十项。这时中间的人很重要,替双方说好话,说清楚大家的不容易。在我和编剧打交道的过程中,我发现编剧其实有三种比较鲜明的类别。


第一种应该是“会说”,他的话往往能说到资方的心坎里。这样的编剧一定懂市场、懂制作,能够和资方想的一样。大家想的一样,同呼吸共命运,就很容易成交。


第二种编剧就是“会想”,往往策划居多。编故事能力特别强,能找到对标影片,能快速完整的编出故事架构。


第三种就是“会写”。这样的编剧可能不太会说、不懂市场;也不太懂策划,对故事的架构把握的还有所欠缺,但是文笔很好,能够写出很优美的片段,能够用文字扣人心弦。

中国首档金牌编剧访谈栏目《剧本堂》


一个成功的编剧应该三者融为一体,我接触的大编剧都是集三者为一体的。在这里我们也建议年轻的编剧,三个能力都要锻炼。不过,在懂市场上很多编剧因为经验的问题还是不太在行,经纪人可以弥补这一块。


成功案例


《神兽麻将馆》


《神兽麻将馆》是一个网剧,已经在腾讯视频上播出了。在这个项目上我们的收益很高。之所以举这个例子,是因为这个项目很好的诠释了我们编剧经纪对新锐编剧的作用,同时也是我早期成功案例之一。


这个项目的编剧是云南大学的一个大学生叫王昆鹏,当时他还是在校大学生,一直和朋友们写网文。最早的时候提供给我一个故事大纲以及十集左右的分集,内容很短,还不是完整的剧本。


当时在七平米大小的一个办公室里,我把三面墙上都挂上了不一样的内容:一面是我的客户资源,一面是编剧简历,一面是我自己设计制作的剧本海报,其中就有《神兽麻将馆》。很多客户来公司的时候,看到《神兽麻将馆》这个项目都觉得这个项目不错,当发现这个项目大家都认为很好的时候,我就把它作为重点项目着重推荐。


《神兽麻将馆》开机仪式


很快,我们就与腾讯、梓阳文化以版权和联合制作的方式展开合作。后来王昆鹏的《神兽麻将馆》还获了奖,可以说,因为这部作品和我们编剧经纪人的运作,这位编剧一步迈进编剧行业的大门。后来王昆鹏也接了很多项目,现在仍然是我们剧本超市关系非常好的合作编剧。


《解放:终局营救》


《解放:终局营救》是在2019年底上映的一部院线电影。这个项目开发的过程也颇为坎坷,这也是我非常引以为豪的一个项目。


当时做《剧本堂》栏目时认识的史建全老师,跟他讲了我们编剧经纪的事业后,他很鼓励和支持我,并且推荐给我三个他的剧本:《我认识的鬼子兵》、《老电影院的故事》,和我们说的这部作品,《解放》。


到了2018年的冬天,我把这部剧本推荐给李少红导演,少红导演很感兴趣,问我有什么想法。当时我的精力已经专注的在做编剧经纪,于是找到韩三平来合作这个项目。过程中也经历了不少坎坷,史爷还住院了,于是找了个助理和我们不断地打磨合约。开发项目的双方一定会有很多诉求,所以作为编剧经纪人在中间一定要有比较全面的素质,帮助双方磨合。


《解放:终局营救》

观影会主创互动


2019年的开春,这个项目在常州正式启动,我特别引以为豪。这个剧本也曾经经历过很多大咖的手,一直在闲置。编剧的精力肯定要更多地放在创造性工作上,也许没有时间精力推销自己的作品,这时就需要推销员帮自己卖出去。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像个红娘,帮助结婚的双方牵手,有的人觉得这只是个桥梁的工作,但是这个桥梁太重要了,没有我们,这个作品可能就没办法这么快面世。


从编剧经纪人的角度看编剧的地位


作为一个编剧经纪人,有人看的很低微,有人说空手套白狼。但是,我认为做编剧经纪是伟大的。敢于第一个吃螃蟹,一定面对很多不公平的声音。但是编剧经纪能够帮青年编剧解决入行问题、提高作品的精准输出、降低影视公司的风险和成本,这对于影视行业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。只要这个行业是被需要的,那么它一定是伟大的。


影视行业像是接力赛,每个项目都是一个接力棒,前面的接力手总是被人遗忘。前期工作付出了很多努力,但是到最后却没有一点话语权。很少有人从项目后期往前追溯,能够尊重前期的工作成果,所以在做编剧经纪的过程当中,也体会到编剧的种种心酸。



制作公司、导演,甚至演员不断地改剧本,最终呈现的和编剧的剧本不一样,觉得为什么还要捧编剧呢?这是一种不公。剧本不会是完美的,不可能一稿就写成完美的作品,一定会有很多稿,但最终这个剧本和原创编剧越来越没有关系,这是编剧的无奈。


从剧本到项目这个过程就像生孩子,生完孩子并不是结束,反而是开始,我们要教育他,要改正他的错误,但是谁都不愿意让别人来改变自己的孩子。一定会有老师介入,说我来帮你教育孩子成才,这都可以,但是说我要给他整容,父母一定会很紧张,当时就说我不需要。


《号手就位》原小说《毕业了当兵去》版权代理签约


我们接触的每一个编剧创作剧本,都像生了一个孩子呱呱坠地,每一个作品都代表着编剧这个人。我们要尊重编剧,就像尊重一个孩子的父母一样。我看到过很多编剧没有能力主控,对制作方说“你们可以改,只要它能拍出来”,说这话时的那种眼神很悲哀。


其实,编剧抵触的不是修改剧本,或者试写之类。编剧抵触的是不专业、不良的制作方肆意修改,甚至说骗稿。这是行业的不规范导致的。但是当我们能够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,许多事情就很好解决。大编剧为什么合作起来很舒服,是因为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,我的稿子应该有哪些因地制宜的改动;同样,好的影视公司,也特别尊重编剧,能不修改就不修改,能不提意见就不提意见。


《飞鱼的夏天》项目启动仪式


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,一定无法成为大编剧。而制作方要改剧本,要先想编剧为什么这么设计。双方应该都想明白的是,大家合作的是一个项目的前期,后期才会有导演、演员等等的进入,前期不靠谱或者浪费时间,就没有后续的一切,靠谱的制作公司和编剧都能想明白这个问题。


所以我们呼吁对于编剧这样的前期工作者,不仅要建全法律上的保障,更要在行规上对他们有高度的认同。也许一个剧本的“养父”是更好的平台或者公司,但哪怕生父生母再默默无名,也是他的亲生父母,也一直做着有价值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