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  文化中国网欢迎您~!

“世界好戏中国观众”论道周举办《戏剧影响力对话》

剧院应该引领戏剧创作,剧院需要完善戏剧生态—— “世界好戏中国观众”论道周举办《戏剧影响力对话》

△央视著名主持人张越主持本场对话活动

12月6日下午,由保利、央华戏剧、新京报、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与法国蒙彼利埃“演员之春”戏剧节共同主办的首届“世界好戏中国观众”论道周进入最后一天的日程,也是活动安排最密集的一天,由央视著名主持人张越主持的《戏剧影响力对话》在昆泰嘉瑞文化中心举行。

这场对话由保利院线各地剧院、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优秀传统话剧艺术传承基地联合主办。欧洲著名戏剧节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主席让·瓦雷拉(Jean Varela);法国国立人民剧院院长、著名戏剧导演让·贝洛里尼(Jean Bellorini);以色列卡梅尔剧院总经理朗·古埃塔(Ran Gwetta);立陶宛国立考纳斯剧院院长埃吉迪尤斯·斯坦奇卡斯(Egidijus Stancikas);保利文化集团副总经理,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郭文鹏;香港著名导演、编剧、演员,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导演系教授司徒慧焯;新京报社编委金秋,共话剧院在戏剧创作、戏剧演出、戏剧教育和戏剧普及等多方面的引导作用。

剧院不只是场地,它应该引领戏剧创作

作为本次论道周的最后一场对话,《戏剧影响力对话》依然吸引了300多人到场聆听,活动热度不减。主持人张越首先将问题抛给了所有对话嘉宾:“剧院对于戏剧影响力的拓展具有怎样的推动作用?”


△保利文化集团副总经理,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郭文鹏

郭文鹏总经理:“我想从一个剧院经营者的角度来谈一些看法。我们可以把剧院大致分为两类,一类是表演型剧院,一类是制作型剧院。站在一个剧院经理的角度,任何一个剧院都想制作剧目,而不是只当一个剧场的服务人员。但是这需要你具备这样的能力,你得有制作团队,你还得有财力。表演型剧院,它只租场,生存风险很小。但是我们不仅要考虑商业利益,剧场还承载着它的文化价值,内容才是一个剧院的核心。”

△立陶宛国立考纳斯剧院院长埃吉迪尤斯·斯坦奇卡斯(Egidijus Stancikas)

埃吉迪尤斯·斯坦奇卡斯院长介绍了立陶宛的现状:“我们有3个大剧场,还有3个实验剧场,同时可以有很多剧目在演出。目前,我们现在演出的有8部剧目,而我们的保留剧目有40部。我们每年邀请本地的导演来创作剧目,当然也会邀请国外的剧团来演出。立陶宛继承的是俄罗斯戏剧传统,我们也想邀请世界各地不同流派、不同风格的创作者和作品,带给我们不一样的剧目。”

△法国国立人民剧院院长、著名戏剧导演让·贝洛里尼(Jean Bellorini)

让·贝洛里尼院长表示:“在一个演出季当中,我们要平衡各种因素,有的是导演很好,有的是剧本很好,有的时候会考虑演员的因素。但是,我们的戏剧体制目前走到了一个困难的局面。一方面剧院有时候过于依赖自己的经典剧目,依赖旗下的剧团,但现实却举步维艰。另一方面我们也会邀请自由艺术家来合作,但这种做法也有自己的缺陷,有时候他们好像在孤军奋战。于是,在法国,我们现在形成了一个合作的网络,国家会有财政补贴,我们还可以寻求不同的合作方联合制作,这样从资金和艺术上我们都得到了帮助。只有这样,一个剧场、一部剧目的艺术生命才得以延长。”

△欧洲著名戏剧节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主席让·瓦雷拉(Jean Varela)

让·瓦雷拉主席也说到,法国将剧院纳入到社会公共服务体系:“艺术剧场并不是按照商业逻辑来运营的。二战之后,戏剧作为法国文化重建的一个重要的工具,当时全国各地都在兴建剧院。当然,我们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,就是建立一个良好的剧院生态体系,我们不仅要呈现名团大家的作品,也要时刻关注年轻艺术家,这样才能形成真正的戏剧生命。剧院是一个传递者,老一辈艺术家和年轻的创作者在这里相遇,创作者和观众在这里相遇,这些相遇会给双方都带来巨大的能量。”

△以色列卡梅尔剧院总经理朗·古埃塔(Ran Gwetta)

朗·古埃塔总经理非常羡慕法国同行们,他说到:“以色列剧院的国家拨款是很低的,所以我们要更精准,但艺术又没有标准。没有人能告诉你,一个剧作成功的秘诀究竟是什么?所以我们必须要很谨慎。幸好,观众是卡梅尔剧院的合作者。目前我们大概有4万会员,都是我们的忠实观众。每个演出季,他们可能会买很多剧目的套票。这里面有些是经典剧目,有些则是实验作品,但他们愿意和我们一起承担这个风险,因为他们信任我们。”

健康的戏剧生态,需要剧院不断去完善

紧接着,朗·古埃塔总经理将话题拓展开来:“明年我们有一个新的计划,支持一批年轻的创作者,他们都是第一次尝试改编一些以色列经典剧目。我们的目标就是,希望他们做出不同的版本、不同的尝试,去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走进剧院。卡梅尔有一个基金,由一些投资者为我们成立的,我们不介意去投资年轻人。”

这一点让·贝洛里尼院长非常赞同:“作为剧院,我们需要去不断地更新我们的观众,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年轻人成为我们的观众。创作者起初是非常孤独的,我们要把自己关在一个工作室里面去思考、去创作。但进入排练之后,我们就需要和所有人产生联系和对话,比如学生、老人,甚至事一些监狱里的犯人,我们要一起去排演。戏剧实际上承载着非常强的社会功能,为不同社会的公民构建起一个沟通的桥梁。”

△香港著名导演、编剧、演员,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导演系教授司徒慧焯

司徒慧焯导演介绍了香港剧院的情况:“在我看来,一个好的戏剧生态,创作者和观众应该是平等的。并不是简单的买票和卖票,演出和看戏的关系。我经常在国外看戏,他们的剧院都会有一个咖啡厅,那里成为观众和戏剧创作者、剧场从业者的共享空间,大家可以在那里产生交流,我觉得这是非常需要的。”

△新京报社编委金秋

金秋先生以个人经历对“戏剧影响力”进行了解读:“上大学的时候,剧院和戏剧在中国并没有现在那么发达。毕业之后我进入《新京报》做文娱编辑,第一次走进剧院看戏,还是一部很不错的戏。这彻底改变了我,也影响了《新京报》这16年来对于戏剧的关注,直到现在我们参与推动戏剧发展,帮助艺术家、帮助剧院。我经常在想,我们人生最高的追求是真善美,我们做新闻负责的是真,剧场跟戏剧更多在承担美,我觉得如果人不知道真和美就没有办法达到善,这就是我对影响力的理解。”

△从左至右,依次为央视著名主持人张越、欧洲著名戏剧节法国蒙彼利埃演员之春戏剧节主席让·瓦雷拉(Jean Varela)、法国国立人民剧院院长、著名戏剧导演让·贝洛里尼(Jean Bellorini)、以色列卡梅尔剧院总经理朗·古埃塔(Ran Gwetta)、保利文化集团副总经理,北京保利剧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郭文鹏、香港著名导演、编剧、演员,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导演系教授司徒慧焯、新京报社编委金秋

在这场对话中,中外嘉宾形成了一些共识:剧院为戏剧发展带来的影响力,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剧院能够对观众与戏剧、舞台关系的建立起引导作用;二是剧院能够成为观众与戏剧、舞台关系的“保护者”;三是剧院能够促进戏剧创作的繁荣。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剧院无一不起到引导创作的作用,这些理念对于中国剧院的运营和发展都有着非常有益的启示。正如郭文鹏总经理所言,“剧院是艺术生态中的重要一环,和观众、艺术家、媒体,还有方方面面一起形成一个整体。这其中,剧院确实是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,它不仅仅是一个场地,重要的是它带来的艺术价值。中外剧院的发展过程和运营模式也许不太一样,但它反映出的价值理念基本是一样的。一个好的剧院品牌,它推出的艺术作品、它所传达的价值观,是一种共生和相互成长的关系。”


推荐阅读:叶紫